逗起来的欲火都发泄到了月月无助的娇躯

    发表时间:2017-08-23 20:41,点击数:

    单纯的大学生月月端着一盘子好几个满碟子满碗的饭菜,费劲地走完小灶房去楼梯口的一段路,将大盘子放在楼梯口那里的水
     
    磨石地面上,才腾出手来取钥匙开电梯门,进去压了去三楼的电钮,又匆忙不等电梯自动关门,赶紧端盘子进电梯。
    一番忙碌,搞的女孩月月额头汗津津地喘娇气,直到敲开汪董事房间门进去将饭菜给汪董事在大茶几上面摆好了,还胸部“呼
     
    哧呼哧”喘气不止。
    不防坐在沙发上眯眼斜看着月月弯腰曲背给他摆好饭菜,又去给他泡了一杯热茶端过来的汪董事忽然跳起来,恶狼一样血红着
     
    两眼用簸箕般的双手掐住了月月的细腰!
    月月惊得手里的茶杯甩到了地板上。她在汪董事的魔爪下,又惊又怕的月月的挣扎显得太有气无力了,一下子就被汪董事轻轻
     
    放倒在沙发上蜷缩着颤抖。看汪董事面目狰狞就要扑上来了,月月流泪哀求:“汪董事叔叔,求您放了我吧,我还是黄花闺女
     
    呢!”
    黑莽汉流氓汪董事(王毅)哪里肯罢手?恶狠狠咬牙说:“我就喜欢弄你们这些说是黄花闺女的大学生!不看你们平时把自己
     
    看得比月宫里的桂花树还值钱,扒光了衣服还不都是个交裆里夹缝子的白嫩肉?弄进去难道会和其他女的有不同?”
    月月又羞又气,手脚并用挣扎道:“汪董事,你不能这样,要叫冯经理知道了,我保不住命!”
    汪董事剥着月月衣服威吓道:“你怕她冯经理,难道就不怕我汪董事?我现在就掐死你你到哪里怕冯经理去?大学白念了!”
    月月的的反抗越来越有气无力了,她流泪听着窗外原野呼啸嘶喊的狂风,忍受着汪董事扒光衣服掰腿压上来,在一阵剧痛里夺
     
    走了她的少女贞操……
    从那一天起,月月就一直陷进在痛苦矛盾中难以自拔。她既惧怕冯娜仁发现了这事无情报复,也无力摆脱汪董事的淫威只有逆
     
    来顺受。
    后来,随着一步步深入接触冯娜仁汪董事的公司内幕,月月知道了汪董事藏着不见人,就因为他就是在清水县这里作案逃亡出
     
    去的王毅。冯娜仁的农工贸总公司搞来搞去从来不搞正经生意,却经常在楼顶的化验室请外面城里戴眼镜的知识分子忙来忙去
     
    。大学程度的月月也接触过高等化学知识,她被这样明目张胆的制毒贩毒吓得要死,这样的犯罪每一个环节可都是要杀头的大
     
    罪呀!她很怕冯娜仁说明叫响将她拉入这些活动里面去,就装作什么都不明白,更加小心翼翼地在汪董事王毅和冯娜仁之间走
     
    钢丝,他们逼她舍身给县长当情人,她不能不听,王毅每每乘冯娜仁不在的时候蹂躏作践她,她不敢不从。
    月月真后悔当初为了急于改变家里的穷困面貌,为了给早过了结婚年龄还打光棍的哥哥娶媳妇,奔着冯娜仁允诺的高工资而一
     
    步踏进了这个可怕的陷阱。现在,钱挣下了,家里也好起来了,自己却想拔腿也拔不出来了。她只有在心底里暗暗祷告老天爷
     
    :“保佑我小女子吧,老天爷!你千万可别让他们把我也拉进他们这天大的犯罪活动里面去呀!我求您了,老天爷!您保佑我
     
    过了这一关,我给您烧一辈子高香!”
    在王毅冯娜仁面前,月月只有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样乖乖听吩咐。
    王毅接了月月递的茶杯喝着对在远一点套间里梳妆台前拾掇自己的冯娜仁说:“我说嘛,而今这些当官的,哪一个是不吃腥的
     
    猫?新来的公安局长会例外?呸!没一个好东西!他在红柳镇派出所摆开架势搞的那些花架子,还不都是给我们看的?都是为
     
    讨好我们作势哩。咱开始还以为他狗日的真是要挖咱们墙角哩。这不,带着老婆来企业,不为收钱方便是为啥哩?”又扫了一
     
    眼月月说道:“可让老婆跟着,就不方便消受咱们的美人计了。哈哈哈哈……”仰头一阵狂笑差点被茶水呛得背过气去。
    冯娜仁看见月月的脸红到了脖子根,就笑说王毅:“你看你,都说些啥话呢?在女孩子面前以后说话注意点分寸!”
    王毅故作江湖豪爽样说:“人家月月都没说什么,你闲操的啥心?说一句笑话算什么?现在的女孩子谁在乎你说什么话?都瞅
     
    着男人兜子里的钱管理裤带哩。”又意味深长对月月:“你说是不是?月月小姐。”
    月月难接话,不安地揪衣襟看脚尖,她担心冯娜仁猜出她和王毅的不正常来。
    冯娜仁笑骂王毅:“你越说越来了,还给不给我妹子月月的脸面了?”又对月月说:“你去忙你的事情去,再待下去,不定他
     
    狗嘴里吐出什么东西来。”
    月月连忙微笑弯腰倒退出去带上了门。逗起来的欲火都发泄到了月月无助的娇躯
    王毅迫不及待向打扮的娇艳欲滴的冯娜仁扑上去横腰抱起她,忽然,刚出去的月月又推门返回来了,她见状羞得就要往外跑,
     
    冯娜仁却不惊不恼,手臂还搭着王毅的脖颈吊着问:“月月,什么事呀?”
    月月才缓口气晃了晃拿着的手机说:“县政府办通知,要冯经理去参加代县长亲自召开的生产调度会呢。”
    王毅只好无趣地放下了怀里的美女说道:“扫兴,这代县长太没意思了,这时候开的他妈啥会!”
    月月站好抿了抿头发说道:“也好,丑媳妇终究是要见公婆的,省得我想办法联络他。”
    王毅说:“要不要带上月月去?”
    冯娜仁笑说:“我在会上就能把美女往县长怀里推吗?”
    王毅也讪笑说:“那可就是不方便。”
    冯娜仁说:“我去吧,先看看新县长是怎么打算的,咱们再说下一步棋怎么走。”
    冯娜仁下楼开车去了。王毅暗暗拉住要跟着出去的月月衣服后襟说:“月月,你给我找一找这月的会计报表吧,我想看看最近
     
    的资金流向。”月月只得没有跟着冯娜仁进电梯去。
    等楼底下的汽车发动了驶出了公司大门,王毅马上饿虎扑食一样扑向月月,将已经和冯娜仁……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戎装更显得清水芙蓉天然去饰英气毕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