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亮声音照样赢得了满堂长时间的热烈掌声

    发表时间:2017-08-23 20:45,点击数:

     山路畔的甜莓子 第八章 雾霾飓风(一)
    清水县的官场变化是在除县委书记之外的大小官员们都丝毫不知内因的情况下变动的。县长开始是从他不惜血本养的可靠内线
     
    口里听到了一点风声,他不敢掉以轻心,立即使尽浑身解数上下奔波,该拜的佛都拜了,该上的贡都上了。据一般的经验,政
     
    府这边如果要有变动,市委基本上都是赶在人代会前就下文安排下来。县长提着心直到开会前的常委会开了,见没有任何变他
     
    的迹象,才将一颗悬在半空的心放进了肚子里。至于会上宣布了一个从极远的省份交流来的副县长任命,一点没有引起县长的
     
    丝毫警觉。他眼睛瞅着的是进半格当县委书记,根本不会注意他的好几位副县长后边再加进来一个排队的。
    县长会前四处找人做工作,虽然没有得到谁的十分保证,但是政协会后接着的人代会政府工作报告还是由他做,他抑扬顿挫念
     
    报告的。在分组讨论的时候,虽有代表提出了冯娜仁公司的集资款问题和县内的
    洪亮声音照样赢得了满堂长时间的热烈掌声
    毒品暗流问题,但那都是前进发展中存在的美中不足,是百分数里面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小点后几位数字,哪里的工作能有十
     
    全十美的?就这两个放不进县长眼里的小问题,倒给县长制造了在会上发脾气显示自己的好机会。他叫了公安局长和经贸局长
     
    分别跑去提了两个问题代表团里,指着两个倒霉局长的鼻子一顿好训,逼着他们打包票保证短期内迅速解决问题。
    政协人大两会一结束,县长刚要放开手脚大干,跑去和县委书记商议县长们的分工。按照常规,常务副县长必须由常委副县长
     
    担任,七八个副县长里没有市委任命的县委常委,县长只得去征求县委书记的意见。虽然县长对常务副县长的人选有自己的打
     
    算,但一向和县委书记不正面冲突的县长表面文章还得做到位。他打算在和县委书记通气的时候首先提出自己的意见,凉他书
     
    记也不可能独断专行到贸然就否定他这个党委二把手、政府一把手的意见。熟料县长刚在书记那里把问题提出来,县委书记就
     
    立即决然说:“先不提这事,放到几天后的常委会上再议吧。”县长很无趣,只得讪讪离去。
    过了不长时间,在提前未打任何招呼的情况下,县委突然通知召开有几大家领导及有关部门和乡镇领导参加的干部大会,市委
     
    组织部长在会上直接宣布了干部任免通知,任命那位排在副县长末尾的交流副县长为县委常委,提议县人大通过他担任代县长
     
    ;提议一个曾任省公安厅科长的人担任清水县公安局长。县长调任市政府副秘书长;公安局长调任市公安局当了副县级调研员
     
    这样的人事调动,不仅是两个当事人始料不及,就是参加会议的其他人人也都感觉到太突然,在人代会上已经见风使舵给县长
     
    表了衷心的人又都得忐忑不安地考虑怎样往出迈下一步了。他们很心疼自己那些花在被免了职的县长身上的钱财和精力,特别
     
    是进了贡还没有来得及给办完事的人,更是犹如迎头一桶凉水浇下来,从头到脚透心凉,恨不得冲上台去把那个板着面孔用不
     
    带感情的音调照本宣科文件的组织部长拉下台给嘴上贴上封条。
    市委文件明确要求,被调离人员必须在会议结束立即随组织部长去新单位报到履职,原单位的手续交接由两个单位自行联系衔
     
    接。这个不合常理的强硬要求又一次使领导干部们不可理解。会议刚一结束,许多形形色色的说法就纷纷不胫而走,说什么的
     
    都有。有的说县长和公安局长都是得罪了上边的哪一路神仙了,所以落了个凄惨下场;有的说一定是县委书记在上边告的,他
     
    俩经常为对外包工程弄得结怨带仇的不可开交;还有人若有其事地传言,县长和公安局长刚一出县境就被纪检部门带走双规了
     
    。所有的议论都是对着县长说的,至于公安局长,普遍都认为是跟县长太紧带了拐了。这说法更引得那些平时以能跻身县长阵
     
    营而沾沾自喜的人惶惶不可终日,很担心天上哪一天会掉下刀子戳到自己头上。这年头,谁屁股底下不是被臭屎糊着呢?
    清水县里一场官场震动过去,虽然经过了一次比较大的重新组合,但是并没有多么大的明显不同。新县长顺利当了代县长又接
     
    着被市委通知为县委副书记,公安局长刚通过了人大任命,就成了县委常委兼任政法委书记,一肩担了三职,权力比原局长大
     
    了好几倍。县里其他的大小官员都不是傻子,一个个都见风使舵,很快找到了新队形里自己的准确新位置。
    历朝历代的新官上任,下车伊始都要有下基层访民情的过程。旧社会那叫做拜绅士,找的都是地方名士和财大气粗有一定实力
     
    影响的人,说白了就是笼络地头蛇,要不然新官就坐不稳官椅子;解放后许多年都要按照伟大领袖的指示先调查了解访贫问苦
     
    ,专门往最穷的人家的黑窑烂房里挤,叫做“同吃同住同劳动”;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们的官员们履新首选都纷纷变了,
     
    一到新地方就急急忙忙闻着经理老板们的味道往上黏。

    上一篇:一伙人都纷纷起身继续着闲话一起相跟去饭堂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