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维稳积案为招商引资企业保驾护航的名义

    发表时间:2017-08-23 20:46,点击数:

    清水县的两位新官县长和公安局长也不脱俗,还在新县长正熟悉下头那几十个工作部门和二十几个乡镇头目的时候,新公安局
     
    长上任伊始就十分重视人民代表反映强烈的两个问题,他先十分过细地了解了毒品在县内传播的来龙去脉,安排刑警队张亲自
     
    负责顺藤摸瓜跟踪盯梢日夜守候寻找线索,接着就以,带亲信住进了红柳镇派出
     
    所,对不死心的老上访户实施了前所未有的高压政策,弄得隔三见五就跑到冯娜仁舞凤山农工贸总公司要钱去的农民都灰溜溜
     
    犯了罪似的抬不起头来,哪里还敢乱说乱动?
    见形势定了,新局长刨根问底又追查开了红柳镇流氓混混黑社会头目柱子一伙给冯娜仁公司制造麻烦的旧事,尽管柱子赌咒发
     
    誓说他们早就改邪归正为冯娜仁公司跑腿效力了,但是,这个铁面无私、身兼多职的新公安局长就是咬着牙不放手,他督促着
     
    手下人加紧办案审讯力度,放话马上就要对柱子和他的几个手下收审判刑。关注维稳积案为招商引资企业保驾护航的名义
    新局长弄的这一高压态势,使得在农工贸总公司大楼上边藏着的王毅实在安然不住了,他为了控制住柱子这个黑社会小头目给
     
    他们效力,曾经半夜带枪闯进柱子的家耍过横,终于迫使柱子放弃了带头去冯娜仁公司打砸抢的企图,又派人金钱利诱,将柱
     
    子变成了帮他推销毒品的二级批发人。他害怕这个柱子要是进去受不了公安人员的车轮战审讯,万一供出了他就是汪水财的真
     
    实身份,并将他们一伙的贩毒新业务贩供出蛛丝马迹去。虽然柱子对王毅和冯娜仁的制贩毒内情不甚知晓,他从来没有从王毅
     
    手里拿过一点毒品,交易都是由王毅冯娜仁安插的外围小喽啰打理的。但公安要是顺藤摸瓜怀疑上他们这个集团的根据地冯娜
     
    仁公司,可就要坏大事。他王毅看来不得不想办法保柱子过关了,保柱子就是保他王毅的命,就是保他和冯娜仁苦心经营起来
     
    的这个挂名公司的见不得太阳的业务不断线。
    王毅和冯娜仁费了千辛万苦,才根据王毅的恩师冯娜仁的父亲老犯人冯老头临死前的遗言,将冯家贩毒集团的基业从边远的西
     
    南转移到了远离各大家族血腥拼争的内地来,并以经营实业的名义给企业戴上了红帽子。得到了政府的有力支持,王毅和冯娜
     
    仁才能公之名分从地下偷偷摸摸的行为变成了地面的公开活动。对这个刚刚建立起来的窝点,王毅和冯娜仁拼命也必须坚守住
     
    ,不然,他俩的后半生就没有了希望。即就是侥幸逃脱法网,失去毒品网络的资金和势力支撑,他二人以及冯老头在道上结下
     
    的那些死对头绝对不会放过他们,无论他俩躲在国内外的哪一个角落,仇家的报复刀枪都会找到他们血肉之躯,使之变为无生
     
    命迹象的另类物质才会罢手。
    对新公安局长近在眼前的步步紧逼,在冯娜仁公司办公大楼四楼一个大套间藏着的王毅快要急疯了。已经被他和姊妹般的情人
     
    冯娜仁安排妙龄女秘书月月拉下水的县长和收了他们不少钱财的公安局长突然在毫无迹象的情况下被调离,而且都是只给安排
     
    了很不重要的二线岗位,明显的全是被变相免职,以后要是遇到麻烦找他俩再也帮不上一点点忙了。这次不知底的大变化吓得
     
    王毅和冯娜仁都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坐立不安,加上新公安局长亲临镇上住下不走,拿王毅的老手下新同伙柱子做文章,王毅缩
     
    在这个外人进不来的楼上,不敢像过去那样坐着冯娜仁的红宝马自由出入,他已经几十天没有去看望还在偏僻小县安顿住着的
     
    老娘和儿子飞儿,也不知那一老一少现在怎么样了。
    王毅冯娜仁见县长变了人,没有了自动通风报信的,他们一点不知底细的新公安局长又住在红柳镇不走,虽然是在追查红柳村
     
    前一次专对他们农工贸总公司的群体事件中的涉黑背景,好像是给他们报复出气,但是王毅冯娜仁自己知道自己搞的是什么生
     
    意,只要有一点点线索被公安发觉,揪住一拽,就是判刑枪毙的可怕结果。他们俩隐隐感觉似乎情况有点不妙,一月多也没有
     
    敢去接那几个专家教授来楼顶的大实验室开机生产,外边大院子几处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慢慢进行的基建也停了下来。他们暗地
     
    里进行的制毒贩毒暂停了,以基建名义出入运送原材料和成品的运输线也就不必要运转了,做样子的基建工程还有什么必要进
     
    行?实际说,王毅冯娜仁他们就根本没有打算在清水县搞什么实业。
    王毅冯娜仁对清水县官场突然变化的的水深水浅不摸底,都不敢外边跑,钻在公司焦急万分一下子拿不出应付新情况的办法来
     
    。特别是性格残暴、流氓成性,一天离了女人就浑身难受的王毅更为焦躁不安。他此从回到清水县,怕被人认出来,一直不敢
     
    以真面目示人,害怕在方圆几十里都看得见的楼上被有心人从什么方位,使用望远镜什么的透窗看见他认出来,窗帘都紧紧合
     
    严不敢拉开一回,每进冯娜仁房间去,都要在楼道就打招呼让她拉了窗帘才进去,他感叹两厢情愿的苟合一次也要像给领导汇
     
    报工作一样敲门进房,可为了防备难以预料的现代化观测器械,不这么小心翼翼不行。
    王毅的天性不是静静坐着安分守己的人,在为冯家的制贩毒生意到处奔忙的时候,天南海北到处野,吃喝嫖赌无人管。这些日
     
    子天天蜷在不敢往外看四野的牢笼里,这个大公司虽然雇佣了不少人,但顾虑到安全问题,都是冯娜仁出面招聘使用管理的,
     
    仅仅是月月等几个极少的亲信骨干才见过他的庐山真面目,他不得已把自己关在这个与公司对外应付人的那部分完全隔绝的楼
     
    上,觉得比动物园的老虎豹子被关在笼子里还难受焦躁,那些动物还可以摆在外边在供人参观的同时吃风换气观景看人呢,他
     
    当然不能静坐下了拿一本书慢慢打发时光。二楼可以走出楼去的那个铁门除了有重要领导来视察才打开一会儿,其他时间永远
     
    锁着不开。楼北边没有楼梯只有一架小小的电梯通上来,电梯也有钥匙才能使用,秘书月月他们几个亲信没有经过冯娜仁的润
     
    许也上不来,王毅想借酒浇愁,要喝醉后晕晕睡去度时光也不容易,冯娜仁每天保证给他送来厨师精心炮制的可口饭菜的同时
     
    ,只供给他一瓶他喜欢的烧酒。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山穷水尽的困境里给他们找到出乎意外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