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环境下都可以不打对着麦克风侃侃而谈

    发表时间:2017-08-23 20:47,点击数:

    扬毓晓的官运尽管好些年都坎坷不顺当,可他在市委强副书记临退休前的极力帮助下,终于当上了县委常委兼任统战部长。人
     
    的运气一旦顺过来,好事就一连串降临到了他扬毓晓的头上。这次政协换届恰逢上边出台了统战部长兼任政协副主席和秘书长
     
    的新政策,这样一来,扬毓晓光明正大地和新任政协常委的女儿田美一个在台上的中心部位高高坐着作报告、一个在前排的显
     
    著位置安排了座位,由于是本届新增的年轻女委员,又是非常美丽引人眼目的美女,无论是大会报道还是分组讨论的新闻,记
     
    者们无一不给了田美足够多的特写镜头。
    田美这个在民间本来就有不小知名度的吹手戏子班子的总经理,在官办的宣传机器第二次高调鼓吹下(第一次是年前的全县唢
    任何环境下都可以不打对着麦克风侃侃而谈
    呐擂台赛),又一次出尽了风头。和田美差不多同样占镜头的还有那个妖艳的县内著名美女企业家冯娜仁,她也以雄厚的资金
     
    支撑和县长的极力推荐荣任了县政协委员。田美在政协会上的出风头一是靠生父扬毓晓的秘书长权利操作,二是靠列席会议和
     
    她同在教科文卫组讨论的硬笔头李局长的背后帮忙。而冯娜仁一有县长的公开鼓吹,二有她自己受过高等教育的文化底子,在
     
    、自吹自擂。
    会议闭幕前,由于宣传的需要和新闻媒体的一致要求,秘书处要专门安排新任的两位美女委员一同接受记者专访。
    田美是一次下午小组会后被大会秘书处叫去特意通知的。她哪里知道怎么去应付爱提刁钻古怪问题的记者们,只好硬着头皮去
     
    找秘书长扬毓晓。
    扬毓晓因为身兼数职,在这次政协会议上,既要以县委常委和统战部长的身份保证县委的意图在会议上不折不扣的贯彻落实,
     
    也要以新当选政协副主席的资格起到应有作用,还得尽到秘书长的职则安排大会的琐碎事务,所以,这次政协换届会上最忙的
     
    人可能就是扬毓晓了。他虽然亲自操作了私生女儿田美的顺利当选为政协常委,可由于忙得脚后跟打着后脑勺儿,实在抽不出
     
    时间、也找不到机会见一见自己的女儿。说实话,扬毓晓心底里怕引人怀疑,为避嫌,也不敢公开让人在会上找田美来见他。
     
    毕竟一叫个普通的女委员无缘无故见他扬毓晓这个县级领导干部,确实没有顺理成章的正当理由。后来,他见了女儿在小组会
     
    上的发言记录,很惊讶没有念过多少书的田美是怎么会猛然能想出来那么无懈可击的发言来。在编发小组讨论纪要简报的时候
     
    ,他特意叫来在田美那个小组的联络记录员来问:“你们小组的两位新选女委员都是即席发言吗?”那个联络员想也没想就回
     
    答:“一个是即席随口发言,一个是照着稿子念的。”
    “嗯……”扬毓晓明白了,那个能即席发言的只会是人家那个干企业的大款冯娜仁了。他在县里的经济工作会议上领教过冯娜
     
    仁的伶牙俐齿。对女儿在会上照着念的稿子,他以一个老笔杆子的眼光仔细读了一遍又一遍,明白那文章绝对不是田美那样初
     
    中文化水平也够不上的小学音乐教师写得出来的。那么,她背后的代笔人会是谁呢?忽然,扬毓晓想到了这次不遗余力为田美
     
    上跳下窜帮忙办事的文化局长来了,姓李的文化局长是在扬毓晓离开县委办公室好几年以后才毕业分配来的大学生,他和扬毓
     
    晓平时也只有为数不多的工作关系,谈不上深交,但都是舞文弄墨的人,互相多少是有了解的。在中层领导的圈子里,文化局
     
    长是众人皆知的“花花局长”,他凭着能写会说的流氓才子本领,骗起大姑娘小媳妇来往往都是手到擒来的容易快速。对自己
     
    涉世不深的私生女田美,在文化局长的网里会怎么样,扬毓晓不用深想都清楚,那样的文章,不是他写的,会是谁写的?
    扬毓晓很不愿意田美陷进不清不楚的男女关系里去而影响名声,要是田美是他能正式公开的女儿,他就可以在家里义正词严地
     
    教育她迷途知返痛改前非和那人断绝关系。但是这样的尴尬关系使他想到了古人的名言:“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
     
    。”没办法,他连和田美妈桃花交换意见的机会都没有。自从老婆那一次半夜去镇上查房事件以后,就对他的监督力度加大了
     
    许多倍。年纪大了,官做大了,为了脸面,他再也不敢在男女问题上掉以轻心。只好等机会再想方设法劝女儿吧。
    扬毓晓知道新生代李局长他们些人,不像他自己那一代人经历复杂、胆小怕事,往往出奇的胆大妄为,特别是在男女关系上随
     
    便到不顾眉眼了,他就见过有一个是他部下的副书记,明明和一个女干部睡在一个被窝里被人家男人精勾拉吊抓了现行,女干
     
    部的丈夫给了副书记一刀子,副书记却夺刀子反戳了人家两刀子。后来公安局管了,法院也管了,不料二人都没有被判刑,各
     
    给个人看病了事。

    上一篇:山穷水尽的困境里给他们找到出乎意外的出路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