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面前流泪苦求甚至以身相报直到人格尽失

    发表时间:2017-08-23 20:50,点击数:

     
    税务征收分局的那个寇局长派人浩浩荡荡去封甜妹子总公司的门,虽然被派出所长给赶了回来,但终究还是将封条贴在了甜妹
     
    子公司挂牌子的门上了。这样以来,总算是给寇局长出了一口气,想像到田美及他们那一伙吹手戏子垂头丧气着急上火的样子
     
    ,寇局长心里乐滋滋的舒服,他在等候着田美他们低三下四来乞求他高抬贵手。他从开始就清楚田美那个破公司根本拿不出那
     
    么多钱来给他交税,他要的就只是想方设法使田美走投无路来。
    在寇局长那个曾经被薛剑锋打得寇局长御林军落花流水的在正街上占了一座楼的征收分局内,寇局长独自坐在他的大办公室里
     
    枣红桌案后的大转椅上,一忽而哗啦啦将桌上乱成一团的文件报纸拨过来划过去,一忽儿用一只脚在地上拨着划着弄得大转椅
     
    驮着他的矮胖身躯滴溜溜转动。他寻思:“甜妹子公司的门都给贴上封条了,他田美再气粗胆壮也不至于沉住气不理不睬吧?
     
    即使不亲自找上门送钱赔礼说好话,最起码也应该找个有面子的谁来拿钱表示表示吧?要是能借这个难得时机,将田美这个县
    在他面前流泪苦求甚至以身相报直到人格尽失
    城里许多男人的梦里情人挂上码子成就好事,那个在人面前丢分子的六千块钱算是个屁事!”
    寇局长越想越如意,他暗自拿定主意:“谁来说情也不松口,非要等得那个美人田美亲自登门不可!”他甚至一遍遍过电影一
     
    样想象了如何在田美就要在他脚地匍匐下去的时候,一把抱起她来,随即任意轻薄、尽情蹂躏。他想到美妙处,禁不住兴奋得
     
    哼哼唧唧忘乎所以,脚下使劲大了一点,转椅忽然脱离了正常的速度和轨道,“嘭”地碰上了背后的实木书架,猛然将他粗短
     
    的跟着转椅翘起来划圆周的腿脚别在了底层一个半开的柜门里,疼得他哎哎呀呀吱吱哇哇喊叫起来。
    忽然,局里文书推开了门走进来,他见不是美人甜妹子,就没好气吆喝:“出去出去!谁喊你进来的?”他以为文书是听见了
     
    他疼的喊声进来看的。谁知平日见他就像老鼠见了猫的小文书,被他喊了“出去”,却还不出去,缩肩望着门外边,尴尬地看
     
    着他,也不过来给他揉搓还滋辣滋辣疼痛的腿腕子,更生气了,就发火骂道:“你瓷锤一样死到那等死哩?!”
    文书急忙指着门外边说:“有人来找您呢。”
    寇局长还生着气说道:“有人找就有人找,你规规矩矩站在那里,低头哈腰的,是给我站班立帅哩还是跨门迎客哩?”
    文书语无伦次说道:“是县委机关党委书记拿着县纪检委的信和局里纪委书记一起来的。”
    寇局长没有听仔细文书的全话,只听到是机关党委书记和税务局里谁来了。以为又是来找他给谁说情免税款的,就说:“来了
     
    就来了,该给办的事情,你看情况给办了就是了,失急慌忙慌啥呢?”
    税务局纪检书记随声往进门走着说道:“老寇,你不要再埋怨你这文书了。是我要他领着见你来的。”说着招呼跟在他后面的
     
    机关党委书许记说道:“许书记,进来吧,这炮筒子货又不知道发的哪一门子火呢?”

    上一篇:街上的路灯直到完全没有了亮光

    下一篇:朋友直接来找就行何必一起亲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