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中发挥积极作用

    发表时间:2017-08-23 20:48,点击数:

     
    扬毓晓自己绝对算不上是冰清玉洁的正人君子,他和田美吗桃花的男女私情都结了果子就是明证。但是给他十个胆他也不敢像
     
    低一代的领导干部那样不管不顾明着来。一次酒后的夜深人静,镇上年轻漂亮有文化的秘书小黄借着给他倒茶醒酒的机会,钻
     
    进了他的被窝,脱光了两个人的衣服紧紧抱着他叫哥哥的时候,扬毓晓尽管忍不住把那个不争气的硬东西放进了黄秘书的柔软
     
    窝窝里,可还是心跳眼颤说:“这怎么行?要有人知道了咋办?”那年轻得皮肤能弹出水来的黄秘书叽叽呱呱笑说:“都什么
     
    年代了,谁还在乎这个事?”但扬毓晓还是很害怕,东西只在黄秘书那地方活动了不多时间就一泄萎缩了。后来,过去了好些
     
    天,扬毓晓见了黄秘书都脸红红的不好意思,谁知道黄秘书却没事人一般似乎忘记了那一夜。紧接着不久,干部考察提拔,黄
    在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中发挥积极作用
    秘书怯生生找扬毓晓要求推荐,扬毓晓顺水推舟利了个大人情,将黄秘书推举去另一个乡镇当了副职。如今黄秘书已经结婚成
     
    家了,二人只成了偶尔来往一下的男女关系。
    为了女儿的前程,扬毓晓对这回的记者招待会不敢掉以轻心,他是大会秘书长,只要他不放手,记者招待会的主持人就只能是
     
    他,他是个老资格的新闻制造行家里手,对操作媒体轻车熟路,先安排秘书处人员给几个关系户记者送足了土特产纪念品,再
     
    将应该给田美提的问题写了纸条,安排给了靠得住的记者。他正在想如何给田美说呢,田美恰好找来了。
    田美见扬毓晓设在开会宾馆里的临时办公室内人来人往,很难找到和生父单独说话的机会,只得在人背后站着等。
    扬毓晓抓紧打发了跟前请示杂事的干部们,过去闭紧门,隔断了楼道过来过去走动的人声,示意女儿坐下了,来不及叙旧就递
     
    给了田美一张稿纸说:“莓子,我知道你应付不了明天记者会,已经给你靠定提问记者和要问的问题了,你照着这几个问题下
     
    去准备准备,把答案抄在笔记本上,要是背不熟就翻开笔记照着念吧。记者会也是我主持的,我只点名那几个记者对你提问,
     
    反正记者们的稿件最后都要经过我们审定,我看哪里不太合适的话,再改通顺吧。”
    田美拿过了扬毓晓给的那一张纸,见上面只写了三个问题:“一、新当选为县政协常委,您有什么感想?二、私营性质的甜妹
     
    子公司今后如何在政协领导下广泛团结全县民间艺人,?三、田总经理有没有申请加入
     
    中国共产党的意愿?”
    看着这么三个她从来没有考虑过的问题,田美一下子傻眼了,他只得无奈地对扬毓晓说:“爸……不,不,舅舅,我怎么回答
     
    这问题呀?”
    扬毓晓故意惊讶说:“看你这几天小组发言不错的呀。照那个调子回答就是了。”
    田美不好意思说:“那是我请别人写了稿子,我照着念的。”
    扬毓晓明知故问:“是谁写的草稿?你们公司就联系着那些吹手戏子,他们中间有能写那样文章的人才?”
    田美只得说谎道:“是常和我一起演出的薛剑锋写的。他是外地人,念过书,会写材料。”田美说的也有根据,公司成立和组
     
    织唢呐比赛的所有文字材料就是薛剑锋写的。
    扬毓晓也在各种场合的演出中见过薛剑锋叶腊梅,知道他们都是帮助他暗暗关心的女儿田美的铁杆朋友。他也是实在没有功夫
     
    亲自给女儿写这个答记者问的草稿。明明知道女儿下去还得找文化局长那个油头粉面不顺眼的流氓帮忙写,也只得跟着田美的
     
    话头说:“那你就还请他帮你打草稿吧。我实在是忙得抽不出时间来。要不,我就给你写好了。”
    田美拿了写了问题的那一张稿纸说:“那我走了,舅舅,您忙吧。”起来拉门往外走。
    扬毓晓望着女儿的背影痴痴思忖:“我的女儿呀,你千万不要陷得太深了。人家有妻子儿女,你挤进去能有好吗?尽管现在的
     
    年轻人把男女关系看得不怎么神圣,可要是法定妻子参加进闹起事来,可就是身子掉进黄泥里,浑身不是屎也是屎了。人一旦
     
    名声倒了,还怎么在世上立足活人呀?”他盘算等过了这一段忙,一定要找机会和田美深谈一次,怎么说也要帮女儿从泥潭里
     
    走出来。尽管扬毓晓自己知晓自己的榜样不怎么高大完美,出于无法割舍的父亲责任,他不想对田美放手不管。
    田美一出宾馆,没有迟疑就给李局长打了电话,正在宾馆大饭厅和熟悉的会议代表们一起说闲话等着吃晚饭的文化局长去一边
     
    人少处接电话,田美直截了当说:“白娃哥哥,又得求你了,会上安排我明天参加记者会呢,我可咋办呀?”
    电话那边见说就急忙安慰田美道:“好宝贝,别紧张了,慢慢说。我去找朋友们打听打听去,看都是那些记者参加。县里的记
     
    者都是哥哥我的酒肉哥们,我给他们说说去,绝对不许他们故意给你提怪问题!就是市电视台和市报来的那几个人,也都和我
     
    是熟人呢。我去给你把他们的采访提纲搞到手,你只要按照我给你写的回答就万无一失!”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街上的路灯直到完全没有了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