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自己办公室的窗户看电影一样将这一切尽收眼底

    发表时间:2017-08-23 21:22,点击数:

    分队长辩解道:“这甜妹子总公司办了多半年了,一直抗税不交,不这样办能怎么办?”
    派出所长坚决说:“快把你这一伙子喽啰兵撤回去,人家门都悄悄锁着哩,够得上暴力抗法吗?你带这些二把杆子摆的啥龙门
     
    阵?快回去,回去!要是还在这正街里胡成,造成群众围观,引起群体事件,我能抓你坐监狱去你信不信?”
    眼看周围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派出所长气得眼睛都红了,咬牙切齿斥责晃荡着腰里的手枪手铐威吓分队长:“你再在这里不
     
    走,就不要怪我不给你留情面了!”
    见派出所长发了虎威,跟来的队员们大部分已经乱了阵脚,纷纷缩回去往人群背后溜,分队长只好发令:“走,回去。”钻回
     
    来时坐的小车在两行人群的夹道拍手唿哨中灰溜溜跑了。
    文化局长李白娃,他心里暗自得意:“你姓寇的想给我做难堪,我就不信能
     
    输到你一个烂文盲野路子货手里!”从打听到县长将他亲自炮制的那个为他的可人儿甜妹子争取利益的文件批转下去那天,他
     
    就思谋着如何另辟蹊径想办给心上人想办法呢。寇局长派来的人马刚在楼下一出现,他就开始安排手下人立即报警。派出所长
     
    的老婆就在他手下的博物馆展室当讲解员,所长隔三见五和他在一起不是打场麻将就是喝场酒,巴不得能给他帮忙出劲,他用
    在自己办公室的窗户看电影一样将这一切尽收眼底得着怕税务上挑纸旗的大盖帽挡路堵门吗?
    田美是在回图书馆母亲那里去吃饭的时候,听到了总公司被税务局封了门的消息,顾不上娘说道着饭快熟了的念叨挽留,赶紧
     
    出去往公司跑。路上,不断碰到认识的和不认识的熟悉的不太熟悉的人都关切问她:“你们公司怎么啦,税务局咋给你们门上
     
    贴了大封条了?”田美心烦意乱,胡乱说:“我咋能知道人家怎么了?”有一句没一句应付着往文化局大楼那里赶。
    文化局大楼前那一带已经恢复了正常,只有几个过路的人在几级台阶底下的人行道驻足围观公司门口那左右打叉的特制封条,
     
    见田美跑来了,都主动给她让开了一条路。看到寇局长的人真的封了他们公司的门,田美头脑“嗡”的乱了径,眼前一发黑,
     
    只觉得四周到处金星飞溅,两腿发软就瘫靠着门扇之间的白叉子封条出溜下去坐在了地面,差点昏迷不醒过去。
    就在二楼窗后站着的李局长早看见急匆匆赶过来的田美了,他见田美着急上火瘫坐地上,立即给办公室的文书打电话说:“你
     
    和谁下去看看去,看田经理公司那里怎么了,好像田经理晕倒了。门被封了进不去人,把她叫上局里来吧。”
    文书马上喊了其他办公室几个人下去,七手八脚将田美搀扶着上了二楼,直接搀进了局长办公室,扶在入门处的大沙发上往后
     
    靠紧坐了,又给她倒了一杯凉矿泉水,就有人用手扶起了她的后脖颈,有人将凉开水凑近她的嘴唇说:“田经理,热天容易中
     
    暑,你喝一口润润嗓子。”
    田美抿了一口水,头脑清醒了一点说:“我没啥,就是一着急上火了。”又环顾四周说道:“我怎么到这里来了?”她在用眼
     
    睛找寻那个已经开始牵住了她心的人。
    李局长还在远一点的他那个比其他桌椅都高出一点的桌案后面的大转椅上,公事公办对文书说:“今天这事,分明是税务征收
     
    分局来我们文化局挑衅寻事哩!去,通知在单位的几个局领导来,开个会研究研究,看怎么办。我们文化局好坏也算是县政府
     
    序列的一个大局吧?就能无缘无故被姓寇的要了欺头?”
    田美强挣起来要走说:“你们领导要开会,我下去吧。”
    李局长忽然一笑说:“你下去去哪里?门被封条封着哩!”又说:“要研究的是你们总公司是事情,你就留下来参加会吧。”
    其他人先后都出去了,文书还在给局长收拾桌上的零乱文件,他给局长的朱砂水杯里换上茶叶添满了水,又过来伸手向田美说
     
    :“田经理,我给你再去续些水去?”田美连忙说:“不了,我杯子里还有水。”文书就转过身请示说:“局长,还有其他事
     
    吗?要没有,我就去通知其他领导去了。”李局长搔着头皮做思考状对文书说:“你先不要去叫其他领导来开会了,让我仔细
     
    想想再说吧。”文书答应着拿了桌案上局长已经批阅了的文件夹出去了,出门的时候轻轻掩上了通楼道处的门。
    局长办公室只剩下了田美和李白娃李局长两个人了,李局长边从大转椅上起身边安慰田美说:“甜妹子,好宝贝,你不必要惧
    在自己办公室的窗户看电影一样将这一切尽收眼底
    怕那个姓寇的狗东西,只要你哥哥我在这个办公室坐一天,他狗日的瞎怂就不能把我亲亲的甜妹子怎么样!”
    这样的腻歪话听得田美心房砰砰急速跳蹦不已,手颤抖得差点儿端不稳水杯。她强压住心跳细声说道:“你还这么说,我们那
     
    里的门都叫税务上给贴上了封条了,我门都进不去啦!”
    李局长在桌头靠墙处去找新纸杯和装蜂蜜的大口瓶给田美调制蜜糖水说:“好妹妹,你放一万个心!有你白娃哥哥在,就没有
     
    我妹子过不去的火焰山。”又说:“要不是必须留下狗日的寇胖子使坏的证据,我不等他们那些人把封条贴上去就把他们都赶
     
    走了!”说着端了调好的满满一杯蜂蜜水,小心地轻移脚步来到田美跟前弯腰说:“把那凉水放到一边去!我甜妹子就是应该
     
    用蜂蜜水泡着的蜜饯枣,用那个谈而无味的白开水怎么打发的了?”
    田美满面绯红,没有放下手里的水杯就要往起站,那要给他蜂蜜水的人急忙说道:“你坐着,你坐着。这水刚倒的,还有点烫
     
    手呢,我给你放在茶几上,等凉一点了你再喝。”又说道:“我亲妹子比奶油还要白嫩的娇娇手千万不要被烫着了!”说话将
     
    满溜溜一杯快要溢出来的蜂蜜水放到了田美正前面的茶几边沿,顺势就紧挨着田美也坐在了沙发上,手不老实伸过来搭在了田
     
    美被薄白裤子绷得紧紧的浑圆大腿上。

    上一篇:在全县面子工程中的重要作用而专门下文给税务局

    下一篇:电话正式通知已经把你列为考察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