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正式通知已经把你列为考察对象

    发表时间:2017-08-23 21:23,点击数:

     
    田美哪里有心情和他玩这个暧昧情趣,立即将爬上腿来的手拨开说:“我急死了,你怎么还这样呀?”那只紧紧抓住她大腿内
     
    侧肌肉的手没有被轻易拨下去,只听得耳边传来轻声细语:“亲爱的,让哥哥亲一口哥就给你办好事去。”说话间有些异味的
     
    大嘴唇就咬住了田美红艳艳的红花瓣。田美一把推开逐渐往她压过来的身子说:“都啥时候了,你咋还有这心思?再这样,我
     
    就走呀!我大不了不弄那个屁公司了,我还照样出去当我的民间艺人。没有那个空头大牌子,看他姓寇的问谁要税钱去!”
    田美说话就要拉门出去,那人飞快揪住田美后衣襟,蛮横地拖回了田美,使劲压她坐回沙发说:“我甜妹子怎么说来气就来气
     
    了?我不是给你说我有办法吗?你着啥急哩!”就回去在里边的官位上正襟危坐了才说:“田总经理,你喝点水甜甜嘴,我还
     
    有大喜事没告诉你哩。”
    田美端了局长亲自给她放在茶几上的蜂蜜水抿了一口,没有立即放下还有点微烫的水杯,只眨巴了眨巴甜腻的嘴唇,眼睛直往
     
    办公桌案子后边望着,想知道局长要告诉她什么大喜事。
    桌案后面在大转椅上的人在田美眼里显得更为高高在上难以企及,她似乎感觉不到水杯的热烫,急切想听局长说什么。
    局长拉开案头一边那比桌案大面子略低一些的几个摞在一起的大抽屉最上边的抽屉,拿出来一个牛皮纸文件袋放在桌面上,拍
     
    了拍文件袋,又把手放在文件袋上抚摸着说:“这就是你甜妹子的大喜事。我实话告诉你,亲爱的,县政协教科文卫方面,要
     
    补选一位政协委员,你哥哥我可极力往上推荐了你呀!县委统战部来之一了。新上任的
     
    杨部长昨天晚上给我打电话,说就在这几天来我们文化局考察你呢。”又拍了拍那个牛皮纸袋说:“这不,考察资料和材料我
     
    都给他准备齐全了。他们来了,啥都不用写,吃完饭喝完酒,拿上这个袋子回去就行了。”
    田美担心说:“我是个啥人,能当人家政协委员?”
    李局长鼓励说:“政协委员也是人当的!你甜妹子现在在咱们清水县里,也算得上是个名气不小的人物了呀。不信你让人出去
     
    在街头搞个随机调查去,随便找在街上转的人问问,看是知道你甜妹子的人多还是知道我李白娃的人多?哈哈哈……”
    局长一番吹捧话和笑声,直弄得田美面红耳赤,脖子根都染了颜色,她急赤白咧忙连说:“好局长哩,你话不敢这么说,可叫
     
    我脸往哪里放呀?”
    那头的人坏笑着弯指头扣了扣自己的脸蛋说:“甜妹子的漂亮脸蛋哪里会没有地方放?来来来,就放到我这里来!哈哈哈……
     
    ”这话羞臊得田美不知如何是好,低了头说道:“你局长咋还这么说呢?”那人就又正经了说:“不玩笑了,我给你说,想当
     
    这个政协委员的人多着呢,我估计他们都可能争不过你。你一是妇女干部,二是非党人士,三是个体从业者,四是三十岁以内
     
    年龄,又可以算作有贡献的专业人才,一个人能代表多少方面?政协委员不找你当找谁去?”
    田美不好意思说:“你这么一说,我成了一朵花了?”局长立即接上话说:“就是的,就是的!谁敢说我们甜妹子不是一朵花
     
    ?”田美又红脸低了头只看着因为手颤抖而一漾一漾快要溢出来的杯中水说:“看你给说得,我怎么说呀?”
    那人笑得脖颈抖动说:“说实话么,实话好说。”又对田美说:“咱这边也不能轻心大意呀,县委、统战部、政协那边吧,也
     
    得用点劲做一做工作,万一有哪一位领导忽然提出了不同人选,就不好办了。”接着自言自语说:“估计不会出啥问题吧?”
     
    转向田美说道:“按理县委书记起主要作用,我专门给你去找一找书记去,正好将姓寇的贼货给你们公司故意找茬寻事封了门
     
    这事也反映给书记去,看他会怎么说。”想了想又说:“就是这个新上任的统战部杨部长是从镇党委书记位置上提拔上来的,
     
    资格比书记县长都要老,平时就对我这样的年轻局长人不理不睬。我怕他万一给使点小绊子也不好说。”
    田美说:“统战部长的官有县委书记大?他能不听书记的?”
    李局长笑说:“那倒不会,他是受书记领导的。可人家也是挂了县委常委的名了,和宣传部长一样都算是副县级领导呢。”
    田美忽然想起了还在和她老家隔沟那个镇当书记的生父扬毓晓来,她预感到这个人很可能就是扬毓晓,就急忙问:“杨部长是
     
    不是叫扬毓晓?”
    李局长诧异答道:“是呀,杨部长就叫扬毓晓。你认识他?”
    田美斟酌字句说:“我,我,我和他有亲戚,论起来我叫他舅舅呢。”
    李局长大喜道:“这就好说,这就好说,杨部长这边我不用再多费心做工作去了!”
    田美也想:“我可又有机会见到他了!”

    上一篇:在自己办公室的窗户看电影一样将这一切尽收眼底

    下一篇:音乐是感情的语言歌声是心声的传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