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是感情的语言歌声是心声的传递

    发表时间:2017-08-23 21:24,点击数:

    喜欢唱歌,但绝不是爱好,更不是特长,纯属自哼自唱的自娱自乐。
      
      小时候在农村上学,根本没上过音乐课,当然也就没学过什么简谱、乐理,一直到现在,都不知道1、2、3、4的音调。会唱的歌多半是跟别人或媒体学的,也有从影视剧中听会的,在反复听中能顺着唱下来,并记住歌词,就算会唱了,至于音对不对,调准不准一概不管,就是想精益求精也不懂。参加工作之前,文化还不繁荣,传唱的歌儿也少,基本上是流行什么就学什么,选择性不大。现在各种风格的歌曲数不胜数,歌手、歌星一抓一大把,听者自然也就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了,但我喜欢的歌儿还是更多有着那个时代的烙印,就算新学,也主要看歌词,首先喜欢歌词,进而喜欢旋律。久而久之,总结出一个规律,其实每一首歌儿,词曲都倾注了作者的心血,只要用心听,多听些遍,都会慢慢喜欢起来的。
      
      最早唱歌是老师教,老师唱一句,我们学一句,那时能有一把二胡伴奏就很奢侈了。记得一年级时的六一儿童节,为了参加公社汇演,我们排练表演唱《我是公社小社员》。歌儿是很快会唱了,根据歌词大意编排的动作也有模有样,但加二胡伴奏时却怎么也跟不上,因为不懂乐理,根本不知道哪儿是前奏、哪儿是过门儿,最后只好靠老师小声提醒啥时候开唱。自此我再少上台唱歌,遇有什么活动,要么表演我无师自通的下腰、空翻,要么表演快板、诗朗诵,感觉都比唱歌拿手得多。
      
      母亲的过早离世对我幼小的心灵打击很大,虽然没有改变我活泼好动的性格,但歌儿却唱得愈发少了。高中时流行校园歌曲,那熟悉的歌词,优美的旋律,让我喜欢得不得了,情不自禁跟着同学哼唱。先天音乐细胞的缺失,加之多年没练过的不足,每每被同学忍无可忍叫停,他们说我的嗓音像《二六七号牢房》的老爸爸,极难听又跑调跑得厉害。这帮没同情心的家伙,大大伤了俺的自尊,吓得俺从此再不敢轻易一展歌喉。嘿嘿,虽然俺唱歌不要钱,但要命更了不得啊,以俺这么心地善良的人,是断断不会做那样不仁不义的事的。
      
      上大学了,时兴扫舞盲,担任团书记的我,每周组织班级舞会。听不懂音乐,自然也不可能会跳舞,为了避免被约舞的尴尬,每次安排妥当我都溜之乎也。同宿舍的姐妹不甘心因为我影响整体水平,拉着、拽着强行教我,可惜俺连节拍都分不清,根本就赶不上趟儿、跟不上溜儿。几天下来,姐妹们不得不急流勇退,送俺一句名言叫“朽木不可雕也!”不过,那时候正好流行音乐盛行,在《迟到》、《冬天里的一把火》等火爆音乐的轮番轰炸下,我居然耳濡目染也会唱了不少。印象最深的是我们宿舍六姐妹,人手两个啤酒瓶,高唱着《酒干倘卖无》,一字阵招摇过市,还刻意把最后一句歌词改成“酒干了卖酒瓶”。
      
      工作后,随着阅历的加深,包括唱歌在内的各方面水平自然也有不小的提高,尤其是脸皮越来越厚,再唱歌就不在乎别人的评论而更多地在乎自己的感受了。虽然自己的歌喉登不了大雅之堂,但只要喜欢、只要高兴,唱给自己听总可以吧。所以不论在家里、在外面,也不论乘车还是步行,只要条件许可的情况下,我就一路歌来歌去,一边在歌声中愉悦身心,一边也学会了越来越多的歌儿,并在歌中得到了许多感悟和收获。偶尔陪客人或跟同事朋友去KTV,关键时候也能唱上那么一两首,不至于让自己傻傻地坐着尴尬。上次在歌酷露了一小手,我唱的《红豆红》和《不想说再见》居然还赢得了一致好评,有心的朋友更是找到了这两首歌,收藏在QQ空间里,前几天聊天时还分享了一下。
      
      ,喜欢唱歌跟唱得好不好无关,喜欢唱歌就大可随性地去唱!
      

    上一篇:电话正式通知已经把你列为考察对象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