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窗户传出来的灯亮住满腔怒火爆发喊叫出声来

    发表时间:2017-08-23 20:56,点击数:

     
    扬毓晓妻子急匆匆赶到镇政府的时候,大门已经关了,她只好拍打着靠门房那边的小单扇黑钢筋铁框门,喊门房老汉开了门,
     
    顾不上搭理老汉讨好书记夫人的问候招呼,就飞快往二楼扬毓晓的书记办公室冲锋。在大门口,书记夫人就发现了丈夫办公室
     
    的灯还亮着,她紧紧盯住,一口气三步并作两步跳跃着冲上二楼。
     
    镇机关所有办公室的木门都安装的是一闭上就自动从里面关上了的简单碰锁,在门外边要不使用钥匙任是怎么用劲也推不开。
     
    所以,许多干部只要是异性同处一室的时候,为了避嫌,都注意将房间门留一个缝隙半开着。书记夫人见丈夫办公室的门紧紧
     
    闭着,狐疑更大了,就不顾一切去拍打丈夫办公室的房子门。
    乡镇机关的干部们不像县里机关单位的干部那样,下了班就都回家看孩子陪老婆去了,所以机关里晚上基本上唱的空城计。乡
    那窗户传出来的灯亮住满腔怒火爆发喊叫出声来
    镇干部无论是书记乡长还是小小干事,白天出去下村或者干其他事,一到夜晚都返回了乡里住宿。扬毓晓妻子半夜猛然跑来的
     
    时候,镇上的干部们除了楼顶上几个房间里还有少数偷着打麻将的老油条没有睡,其他的人都黑灯睡觉了。
    书记夫人刚“咚咚”擂了几下扬毓晓的办公室木门,扬毓晓就来开了门,见是妻子来了,惊讶问道:“三更半夜的,你跑上来
     
    干什么?就是有急事,也应该打个电话上来,我好派车下县去接你呀。”
    见房子里只有丈夫扬毓晓一个人,她很怀疑是丈夫听见了她叫大门的时候收拾了让女子跑出去了,但抓不住现行,她就没法解
     
    释。不甘心,还跑进里头套间,东张西望并开柜门探床底到处找。扬毓晓跟进来说:“你一进门不说话,到底胡寻啥哩先?”
     
    夫人实在忍不住了,“哇”的一声大哭骂道:“我寻啥哩?我寻你把你妖精娘藏到哪里去了?”扬毓晓猛然发火了道:“你这
     
    疯婆娘,犯了哪一路神经病?三更半夜不老实睡觉,几十里跑上做啥来了?这里是公家的政府机关,不是在自己家里,你怎么
     
    耍疯子都由着你理!”
    婆娘没有抓着丈夫的把柄,也急得不管不顾了,忽然扑出去摔了茶几上还并摆着的没有凉的温水玻璃杯吵道:“你把你碎娘藏
     
    到哪里去了?这明摆着的证据,还死不认账?”
    扬毓晓嘴唇发青骂婆娘:“你嘴里胡淌啥哩淌?!”
    婆娘跳脚蹲地喊叫:“是我胡淌哩还是你胡弄哩?你和女子关着门在房子里干啥好事情哩,人家把电话都打到家里来了!”
    扬毓晓很生气道:“人家说我杀人了你也信?你不给公安局报案,还跑上来做啥,是来看杀人犯的吗?!”又说:“人家有人
     
    看你掌柜的刚有一点前途就无事生非胡乱告,你不知道?也跟上吱哩哇啦胡成?”
    婆娘也知道丈夫就要提拔当县委副书记了,就胆怯说:“我一接电话就气得忍不住跑来了。”
    扬毓晓指着妻子狠狠道:“你呀,你坏了大事了呀,你!你叫我咋说你呀,你!”
    这时候外边有人关心问:“杨书记,你有事吗?”
    扬毓晓没好气说:“没事!半晚上能有啥事?”
    外边的人喃喃离开了。
    就这个刚巧赶在市委组织部要来考察扬毓晓的恰当时候的很少有人知道的事情,被有人赶在组织部下来前边,添油加醋一加工
     
    ,打印成了一厚沓有声有色的桃色故事,故事里多了镇党委秘书一个女主人公,邮寄给了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领导机关和领导
     
    人。

    上一篇:入为主为查问题而查要实事求是客观去查

    下一篇:咱们一起组织人去文化局考察考察他们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