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们一起组织人去文化局考察考察他们推荐

    发表时间:2017-08-23 20:57,点击数:

    告状材料一级一级批转下来,最终焦点都集中到了市委组织部,强副书记也无力阻止组织调查,只有把扬毓晓叫去骂了一顿。
     
    看似有根有据的匿名信,市县两级联合审查了一遍,最终结论还是话出有因,查无实据,谁也没有在床上抓住过扬毓晓和女秘
     
    书的男女苟且。但是等到审查结束,县委副书记的位子已经另有了人选。就要退下去的强副书记在市委常委会上发火拍了桌子
     
    ,才使市委将升格为县委常委当部长的统战部长位子安排给了扬毓晓。说实话,要不是老领导强副书记的拼命力争,放不下架
     
    子去跑去送的扬毓晓,极可能就官路走到头,再干一两年就在镇党委书记的位子上退下去了。
    扬毓晓上任第一件事就是看到了摆上案头的补选女儿田美为县政协委员的提名材料,他心头一喜,也为许多时间没有注意关心
     
    女儿而很有歉意,就立即亲自给文化局长打了电话。第二天上班后,给办公室文书安排说:“你和政协那边联系一下,看他们
     
    哪天有时间,和的那个田美去。”
    办公室那个小文书小心地告诉扬毓晓:“杨常委,我路过好像看见甜妹子那个艺术总公司的门被税务上给封了,公司门上贴着
    咱们一起组织人去文化局考察考察他们推荐
    税务局大封条呢。”
    扬毓晓就在办公室让文书给文化局长打电话,刚一打通电话,扬毓晓就拿过话筒故意不高兴问道:“李大局长呀,你们怎么搞
     
    的?我们还没有来考察呢,你给推荐的人就被税务上封了公司门,你是打自己嘴巴还是给县委造难题呀?”
    文化局长那头坚决说:“杨常委,你放心,我这里也是广泛征求意见几上几下才给组织推荐的人,保证政治上绝对靠得住,他
     
    们自己给自己挣钱,肯定没有贪污受贿问题。哈哈哈……”
    文化局长想一笑了之,扬毓晓那头不依不饶追问:“那到底是怎么了,会让人给把门封了?”
    文化局长解释说:“就是那个税务征收分局的七生子货姓寇的故意给田美他们找茬寻事哩,我正要给县委去专门汇报这事呢。
     
    你放心,马上就会云开雾散!”
    扬毓晓问道:“要不要我这边过问一下?”他清楚文化局长是县委书记的老部下,放了一多半心。
    文化局长说“不用了,我让他掂不来轻重的扣地皮寇局长无故踢一脚,还有啥脸面再在清水县这块地盘上混日子?!”
    扬毓晓心里也顾忌他和田美隐秘的父女关系,要是表现得过分积极主动,容易引起其他人不必要的猜忌,反而不利于扶持田美
     
    更顺利进步,就顺水推舟说:“书记那里就由你们主管单位去汇报吧,我静听你的消息,再安排考察人下来的时间,好不好?
     
    文化局长连声说:“好的,好的。我见过了书记,就立即给你杨常委汇报结果。”他从田美口里知道扬毓晓就是田美的舅父,
     
    所以说话就有意显得不是外人,一下子亲近了许多。
    文化局长自恃曾经为县委书记牵马拽镫抬轿子多年的亲信关系,亲自和县委书记联系去觐见汇报,没有费多少周折,就来了县
     
    委书记的办公室。县委书记很热情招呼道:“小李呀,我还有几份文件文件要看,对你就不需要空头客气了,喝白开水还是茶
     
    水,自己动手去吧。”
    文化局长受宠若惊道:“好的好的,我自己来。”轻车熟路先去拿了书记的专用太空杯,将书记已经喝了半杯的茶水全倒了,
     
    又拿了饮水机下部架板上放的小铁盒内已经拆开了封口的精品西湖龙井茶叶,用里面专用的小木勺,往书记的太空杯舀了两小
     
    勺龙井茶叶,又给杯子里接了多半杯烧开的矿泉水,右手举杯齐眉,看着碧绿的一样长的嫩窄叶慢慢在杯中排成了整齐的集合
     
    队伍,清水也逐渐有了微绿的淡黄色,才又双手捧了杯,无比小心地轻轻放在了书记右边触手可及的桌案角上。站着一直等书
     
    记看了好一会儿文件,伸右手端杯,抿了一口他斟的茶水,才返回身去给自己倒水。
    县委书记一边合文件夹,一边随口问道:“这一段工作怎么样呀?又想到啥新点子没有?我可是一直等着你那个系统有新闻见
     
    报哩。”
    文化局长故作委屈状诉苦道:“我那里这一向日子可不太好过呀,好不容易才搞起来的那个甜妹子艺术总公司,还没等得有点
     
    起色呢,就被税务局把门给封了,公司田经理他们都要求关门大吉哩。”
    县委书记喝着茶问道:“这事我听有人说了,正要问你呢,怎么回事?那个公司犯了税务上哪一条了?”
    文化局长故意说:“这我也不明白,那个公司名义上叫了个总公司名字,实际就是吹鼓手土乐人有事才互相叫了出去给人吹吹
     
    打打的自由组合,费劲讨到手几个钱,随手都分了,现在一下子估算了好些万元,逼着向空头总经理田美讨要,逼死她她也拿
     
    不出来那么多钱,只有不干那个公司一条路了。”

    上一篇:那窗户传出来的灯亮住满腔怒火爆发喊叫出声来

    下一篇:没有了